Attorney Tricia Wang
First Class Service

为什么选择我们做您的律师?

为什么选择我们做您的律师?因为“我们始终会尽最大的努力为您获得最高的赔偿。”

虽然所有人体受伤律师都会这么说,但是他们真的足够努力处理您的案件,或者他们真的具备所 需的专业知识和经验吗?让我们举我们律所处理的三个真实案件为例。

1. W 女士的案件

这是很多年前发生的事故。我们的客户 W 女士当时在圣马刁市南行 101 号高速公路上开车,她的 女儿坐在前排乘客座位上,她的儿子坐在后排座位上。当时大概是凌晨 1 点 24 分。当她到达半岛 大道出口前的一段略有弯曲的路段时,W 女士突然发现在她的前方有一个黑色物体。她立刻用力 踩下刹车,但是她已经没有办法停车,撞了上去。她的车报废了, 车上的三个人都受了伤。后来我 们从警方的报告中得知,这个黑色的物体是B先生驾驶的一辆汽车。B先生在 101 号高速公路南 行线上行驶时,无缘无故地,在他的车附近没有任何其它车辆的时候,他的汽车突然失控。他以 70 迈的时速在#1 车道上行驶,撞到了混凝土中间分隔线,旋转 180 度,然后停在#3 车道上。他 下车,然后把他的车丢弃在车道上。几分钟后,我们客人的汽车撞向了他的汽车。警方的报告认 定过错方是 B 先生。然而,B 先生的汽车保险公司坚持只承担 25%的责任,因为 B 先生作证说他 当时有打开车前灯和故障信号灯。然而,我们找到了一位目击者,她是另一辆汽车中的乘客,她 乘坐的车经过并且在最后一刻打转方向盘避开了 B 先生的弃车。这位目击者说她看到这辆废弃的 车辆既没有前灯也没有故障信号灯。当然,保险公司也用该证人的陈述来否认责任,声称如果证 人能够打转方向盘避开碰撞,我的客户为什么不能?

我极力地与保险公司抗争,案件眼看着就要进入庭审阶段,我与几位诉讼经验丰富的律师讨论过 此案。对于这起案件的结果,他们都表示不乐观。其中最乐观的预测是保险公司承担 75%的责 任,我对此并不满意。然后,我联系了 Gary Lundry 律师。Lundry 律师拥有超过 30 年的经验,做 过原告的律师,也做过保险公司的辩护律师,可谓真正的知己知彼。 Lundry 律师听完案件事实 后,表示对案件的责任认定和损害赔偿都充满信心。案件最终的结果正如他所确定的:完全 100% 赔偿。我和我的客户对于 Lundry 律师的表现印象深刻,对案件结果相当满意。从那时起,Lundry 律师和我一直作为一个团队一起工作。

2. C 女士的案件

这是在 2018 年 4 月发生的一起滑倒事故。我们的客户 C 女士被一家超级市场入口/出口的垫子绊 倒了。那是一块黑色的垫子,被放在深色的混凝土地板上,垫子的一角折叠了起来,是一个潜在 的绊倒商店顾客的危险。C 女士在被垫子绊倒后,她的右膝盖髌骨骨折移位,还有轻微的擦伤和 瘀伤。她支付的医疗费用总计大概 2 万美元。C 女士声称,由于受伤,她无法工作几个月,收入 损失了 35,000 美元。但是由于 C 女士同时在几个家庭从事家政服务工作,有些雇主支付的是现 金,因此很难记录收入损失。当 C 女士联系我时,是 2019 年 6 月,事故已经过去一年多了。绊 倒 C 女士的垫子已经无处可寻。根据 C 女士的说法,她之前的律师告诉她说,因为保险公司对责 任认定有争议,建议她接受一万美元的赔偿和解结案。当她拒绝接受这个提议时,她的律师放弃 了她的案件,尽管这位律师当初声称要积极的代表她争取最大的赔偿。

我们在接手 C 女士的案件几个月后就以 130,000 美元和解了这个案件,这是她前律师为她争取的 赔偿额的 13 倍!

3. L 女士的案件

这是 2019 年末的一次事故。我们的客户 L 女士坐在前排乘客位置,开车的司机是她的朋友。在行 驶时,这部车闯了红灯,撞上了另一辆车。碰撞导致 L 女士右手骨折。尽管保险公司对于责任认 定没有异议,但是此案还是进入了诉讼程序,因为我们为 L 女士积极的争取她的商业机会损失和 业务利润损失的索赔。大多数律师不会费力去追讨这类损失,因为保险公司几乎总是将利润损失 视为推测性(speculative)的,所以索赔通常很难建立。在此案中,L 女士原本要在事故的第二天飞 往巴西,对一项商业交易进行调研,并可能达成交易。由于这次事故,L 女士手部骨折,无法按 原计划飞行。我们的客户最初只想拿到机票的补偿,然而,在与她深入交谈后,我们觉得我们可 以对她失去的商业机会或损失的利润提出合理的索赔。不出所料,我们打了一场硬仗。经过我们 的不懈努力,我们在预定的庭审日期前两个月的时候,与保险公司就该案件达成了令人满意的和 解。除了为客户取得医疗费用、她所承受的疼痛和精神损失的赔偿,我们还为她所损失的商业机 会取得了合理的补偿,大大超出了 L 女士的预期。我们为此感到非常自豪!

以上案例只是我们努力为客户争取赔偿的几个例子。在过去的二十年里,我们赢得了无数因汽车 与汽车碰撞、汽车撞到行人、汽车撞倒自行车骑士等各种人体受伤案件的索赔,包括骨折、脑损 伤和颈椎损伤。我们为自己的工作感到自豪。客户由衷的感激也让我们倍加努力不懈!

请随时致电 (510) 791-0232, 或通过微信 TriciaWangLawOffice 联系我们安排免费咨询。